含羞草研研究所

月球上,柯文看着眼前跟自己有着差不多脸庞的毁灭骑士,再有些发愣的看着自己的双手,此时的他还紧握着剑柄,看着辉煌剑斧的剑刃插在毁灭骑士的心脏上,这时候的他有些慌神了。他不是傻子,捅入心脏,即使是超人也得跪,不丢进太阳里面的话,估计就得保持那种生不生,死不死的状态,他不知道毁灭骑士身体构造是否还是人类,但连超人都免不了一剑穿心稳跪的下场,毁灭骑士应该也不例外。

同样的,这也意味着自己杀人了,这种亲手夺去他人生命的感觉很不好,但是柯文没得选,毁灭骑士的强悍他是见识过了,一个削弱的毁灭骑士,在自己氪了贤者之石一次体验版外挂后都这么难打,如果让他恢复过来了,就算有超人在,谁输谁赢都不好说。在那种情况,他唯一的选择就是让毁灭骑士的活动部停止下来,而要让毁灭骑士停止他的复活行动只有一个办法,

慢慢松开剑柄,看着双手握着自己剑身的毁灭骑士,柯文有些茫然。

“呵,干的不赖嘛,英雄。”看着胸膛插着的这柄剑,再看向缓缓后退的柯文,毁灭骑士脸上不悲不喜,点评道。

“我···我很抱歉。”看着自己亲手将毁灭骑士的生机断绝,柯文张了张嘴,只能说出这句话。从自己原来的生活一直到莫名被穿越到这个DC世界以来,这是他第一次主动去剥夺他人的生命,心中有着慌乱,有着不安,但唯独没有后悔。

“抱歉?你还真是与众不同啊,我的同位体,这应该算是你第一次剥夺他人生命吧?”握着剑柄,听着柯文说出的道歉,毁灭骑士哑然失笑。

“是的,从小到大,第一次杀人,我一直以为我们可以避免这个结局的,但就像你说的,这是一场你死我活的战斗。”没有逃避毁灭骑士直视自己的眼神,柯文回答道。

“是啊,你死我活的战斗,看样子,这场战斗是我输了,即便星球毁灭者装甲在潜移默化的改造我的身体,但我依然还是个人类,你这一剑彻底捅穿了我的心脏,我现在还能站在这里,只是因为我那强大的生命力,让我还能活跃一段时间而已。”

认命的点点头,不知为什么,柯文能从毁灭骑士的话语中感受到一丝解脱的意味,但这一切都已经不重要了。看着一脸复杂看着自己的柯文,毁灭骑士笑了,抬手一招,星球毁灭者装甲的功能发动,被毁灭骑士保护起来,放置在月球另一面的神力少女就通过毁灭骑士释放的空间门,出现在两人面前。

没有理会柯文那惊讶的目光,毁灭骑士握着胸口的剑柄,猛地一抽,就将辉煌剑斧拔了出来。星球毁灭者装甲对他身体的改造让他毁灭骑士的胸膛那里除了有一个前后通透的大洞之外,并没有什么血液流出,而拔出辉煌剑斧的毁灭骑士也脚下一软,差点倒在地上,但被眼疾手快的柯文给撑住。

“谢谢,”毁灭骑士没想到柯文还会扶自己一把,道谢了一句后,就将柯文推开,走到放置神力少女的飞船面前,打开舱门,将这位属于他的女孩从飞船里抱了出来,这位有着与卡拉七八分相像的女孩就这么躺在毁灭骑士怀里,如同睡着一样。

“她很美,对吗?”

内心纯净乖乖女的纯色写真图片

“是啊,就像一位天使。”

“是的,这场战斗,我输了,我没法复活我的女孩,你也成功保护了你的女孩。”

“我···”柯文有心想解释,但是看着毁灭骑士这张跟自己没啥区别的脸,怎么都说不出口。

“呵,吞吞吐吐可不像是一个说要守护超级英雄的家伙该有的风格。”调侃了柯文一句,毁灭骑士双眼紧闭,身上有些残破的星球毁灭者装甲开始有生命的蠕动,朝着毁灭骑士的胸口凝聚,最后在他面前成了一个小球,银灰色的表面如同呼吸一样,会呈现出方块的裂纹,然后再消失。

轻轻在这枚由星球毁灭者装甲凝聚而成的小球上轻轻一拍,这枚小球就悬浮在柯文面前,“它是你的了。”

“你什么意思?”

“这场战斗我输了,你是胜者,有资格拿走战利品。另外,既然我无法复活凯伦,那最起码,我也得带她回家,回到我们的宇宙去。犯罪辛迪加所有成员也在你们这边落网了,那边的世界也不再需要什么神力少女和星球守护者了,这幅装甲,应该在新的世界里开始它新的生活,被赋予新的含义。”

“没了这个,你们还能回去?”将这枚代表星球毁灭者装甲的小球拿在手中,感受从它上面传来的情绪,柯文选择了接受,开玩笑,这么无解的一套毁灭日版本的装甲,脑子进屎才会选择拒绝。只是有些好奇星球毁灭者装甲没了,自己的同位体该何去何从而已。

“星球毁灭者的功能可不止你看到的这些,它最强大的地方就是学习和不死,同样打败它的招式在下一次战斗中就没有了用场,而且它能够将它身上的能力复制,传递给自己的着装者,而装甲,只是用来将这些能力释放和保护着装者的道具罢了,前提是你要能够忍受得了那种痛苦而已。开启两个宇宙的通道,在我第一次通过相位通道穿越过来时,星球毁灭者就已经记录下如何进行穿越的能量构造了,而就在刚才,我把星球毁灭者上面仅剩的能量部集中到我身体里,够打开宇宙通道了,还有笔账,我得回去找个混蛋算清楚,也算是给你们这个世界争取时间吧。”

说着,毁灭骑士面前的空间突然塌缩,变成了一道光门。而柯文,这才想起来,犯罪辛迪加之所以入侵主宇宙,就是因为他们的宇宙,被某个家伙给毁了。而从犯罪辛迪加的入侵开始,就开始了一连串大事件进行,甚至还有超人之死,想到这,看着心存死志的毁灭骑士,柯文心软了,劝道。

“就凭你现在这种情况,根本不够反监视者打的。”

“你还真是什么都清楚啊,有时候真不明白你的能力到底是什么,不过也无所谓了,也许我打不赢反监视者,但是凯伦牺牲自己的生命才将反监视者摧毁我们世界的时间延缓到一年后,现在拥有星球毁灭者所有能量的我,怎么说也可以让他伤筋动骨一下,趁着这个时间,努力变强吧,我的同位体,如果你真的要守护那些超级英雄的话,你还不够格。”

对于柯文动不动就剧透的能力,毁灭骑士已经无所谓了,他在这场战斗中输了,那么就该接受这个结局,留下自己的一切,给自己这个同位体的宇宙争取更多的机会。回头最后一次调侃了柯文一句,毁灭骑士就抱着自己的女孩踏入宇宙通道内,离开了柯文的宇宙。

空旷的月球上,只剩下那些被他们两个摧残过的地表,还有一些漂浮的太空垃圾说明这里曾经遭遇过一场神明一样的战斗。手里握着这枚星球毁灭者装甲的小球,手背上那个一次使用版的贤者之石闪动的频率加快,还没等柯文反应过来,这枚镶嵌在自己手背上的贤者之石就失去了紫色的光芒,在柯文眼中出现道道裂痕,然后破碎,消散在空中,

随着贤者之石消散,刚才由柯文创造出来的一切也随之消散,空气,地表生态,都是泡沫。而失去面罩的柯文也在这时感受到了窒息感。真空环境与自己体内形成的压强差点让他将自己的五脏六腑部吐了出来,强忍着这股不适,柯文赶紧切换成W驱动器,极限永恒太阳形态变身,利用装甲自带的维生系统缓了过来。

看了一眼四周,身后的披风再次化作羽翼,将自己带上高空,享受着阳光的照射。金色,温暖的阳光洒在自己身上,刚才与毁灭骑士战斗的伤都在阳光下快速恢复,连同自己的精气神。此时的他,没有心思去想回到地球三的毁灭骑士会怎么样,他只想躺在星空中,安静的享受这片刻的宁静。

“该是时候回去了,这可真是漫长的一天啊。”握着手中化作小球的星球毁灭者装甲,心念一动,就让系统将其收纳进去。按照毁灭骑士的说法,现在的星球毁灭者虽然等级还在,但是那些技能点什么的,都被清零了,就是一个重新需要加点加技能的满级大号。

这样的一个道具,自己系统还是能收进去的,不像那个潘多拉魔盒一样,收都不敢收,生怕被那些DC世界的神明惦记上。金色的羽翼展开,带着柯文从月球上朝着地球飞去。而在大都会里,在卡拉三人的帮助下,露易丝的生产过程虽然有些艰辛,但母子平安。

随着防护罩中传来的一阵嘹亮的婴儿啼哭声,在外面焦急等待的超人终于放下了自己沉重的心情。而这时早已从各地赶来的一干正义联盟成员也在这一声婴儿啼哭声中感受到了新生的力量。

“我做父亲了,各位,我做父亲了!”喜出望外的超人就像个傻子似的在那到处大喊着,他的那股子高兴劲感染了所有人,包括蝙蝠侠,因为此时的超人正将蝙蝠侠举起,大喊道:“布鲁斯,现在,你有一个教子了,我觉得我们之前讨论过的事可以提上议程了。”

“别笑的跟个傻子一样,克拉克,露易丝现在需要你,还有,放我,下来。”被超人这样举高高,蝙蝠侠使出了自己的凝视,这才让笑的跟个二傻子一样的超人有些讪讪的将蝙蝠侠放下来。

得意忘形的超人这才反应过来自己好像跟蝙蝠侠有些过于亲密了,放下来蝙蝠侠,手足无措挠了挠头,超人这才朝着自己妻子的地方走过去。扎塔娜撑起的护盾已经解除,当了一回助产士的三位女孩有些疲惫的走了出来,而在她们身后,一脸疲惫的露易丝抱着襁褓中的儿子,看着走过来的超人,露出了笑容。

“小乔纳森·莱恩·肯特,这是你的父亲。”

人群中,所有人都在为这名诞生的婴儿欢呼着,在这一刻,所有的正义联盟成员觉得自己作为超级英雄是有价值的。而在天空上,一道金色的流星也在白云中划过,朝着大都会这边飞来,所有注意到这一情况的少年泰坦们都抬头望去,露出一个轻松的笑容。

头像

未分类

草莓视频app在线看下载

何君峰正是凭借着,偶然的机缘,才一跃成为了掌门。 有了这样的经历。 他不会轻易放过,任何一个类似的机会。 何君 […]

Read More
未分类

2020聚合直播app软件下载

…… 几分钟后,纳兹戈林来到锻造室。 锻造大师萨鲁·钢怒听见有人走进了他的屋子,等他回头一看,发现纳兹戈林阴沉 […]

Read More
未分类

黄软件不用充vip的在线

钱塘沦陷,上虞沦陷,余姚沦陷,诸暨沦陷,山阴沦陷…… 然后是会稽全郡,再到临海郡、东阳郡,噩耗一个接一个传来, […]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