麻豆传媒MD0044艾秋

1266年,5月11日,中央西站。

列车轻快地驶出了农田区域,进入了繁华的中央西站。

近些年来,中央西站已经发展成了一个巨大的物流中转站,来自各方的物资在此汇聚,然后通过水路、公路和铁路转运往东西南北各地。在西岸堡外面的港区中,铁路已经铺成了纵横的网格状,数不清的工人在将船只卸下来的货物通过板车运往仓库,或者将仓库中的货物取出来。在港区的带动下,周边一些居住区、商业区和农业区也建立了起来,有了强烈的城市化趋势。

三道粗壮的铁路从港区中延伸出来,一条向西通向胶水河畔的胶水站,一条向南通向胶西县的北关站,最后一条则是向北连接到大沽河上的巨大桥梁,再一路向东通向中央市乃至更东边。

列车从南而来,向北而去,驶过繁忙的港区,里面现代化的吊运和运输设施看得众人是大开眼界,然后一路向北,在大桥长长的引桥前停了下来。

引桥前右侧的坡地上立着一块巨大的石碑,上面雕刻着六个红色的大字,宫文昌看了,忍不住读了出来:“第一中央大桥……第一?”

他旁边的简致笑了一下:“有一便有二,呵呵,看来如此宏伟的大桥,他们还打算再修几座呢……但这么大的桥,可都是铁的吧?他们是怎么修起来的?”

一旁的沙正谊喃喃地说:“天知道……去年我来的时候,还没这座桥呢,只有几个大桩子……怎么这么快就修好了?”

关志远有了显摆的机会,得意地说道:“我见报纸上说过,这中央大桥是用一段段短钢件渐次连接起来的,只要筑好了桩子,准备好了钢件,很快就拼起来了。这不,前年打好了桩子,去年夏天验证可靠,然后一秋一冬一春就搭起来了。”

中央大桥的建成,是东海历史和工业史和建筑工程史上的一个重大事件,自然在舆论上好好吹捧了一番,常看报纸的人都知道。

大沽河分隔东西两岸,在十年前是个防御优势,但在现在看来更多的是阻碍,因此东海人很早就有了建桥将两岸连接起来的想法。不过这桥的修建并不容易,因为指标不低——如果单纯只是修一条能走人的小桥,并没有多大意义,至少得有通行铁轨的能力,使得货物可以在两岸大量运输,才有足够的价值。而且桥面还不能太低,以免隔断南北水路交通,这又进一步提高了工程难度。因此早些年东海商社并没有建这种桥的技术和能力,直到近几年才开始进行可行性论证和前期准备工作,于62年以战略项目的名义正式开始筹建,选了一段河面相对较窄且洪水风险不大的地段开建,用了四年多才真正建成。

其中,前两年大部分时间都在研究技术问题,等后两年工程能力到位了,进度便一日千里。工程中难度最大的是修建桥桩,靠近岸边的两个还好说,枯水期修过去就好了,但河中央的五个就不好办了——冬天封冻没法施工,夏天水盛也没法施工。最后,建设部是从造船厂借来了辽东巨大原木,在侧面切割打磨出光滑平面,两根合在一起便密不透水,如此打入河底,组成了一段隔绝水流的桶状木桩,再在其中铺设石基、钢筋、石块,浇筑混凝土,才修好了所需的桥桩。又静置观察了一年,确定强度无碍,才开始铺设桥面。

美女刘京身段性感美丽图片

与此同时,另一边桥梁组也没闲着,一边设计桥体、校核力学结构、做模型进行压力实验,一边又跟工业部一起研究各种钢件的制造和连接方式,好不容易才搞定。

同时,他们还先修了几座小铁桥练手,当大铁桥的钢件准备好后,又找了处洼地把桥“假组”了起来,没用铆钉连接,只是用螺栓简单装起来。即使是这样,这座桥也充分证明了自己的承重能力,负重二百吨也没垮塌。如此一来,在史若云勉励了一句“大胆干,即使塌了,也是工程史上的第一次著名失败”之后,大桥便正式开建了。

钢桥主体采用铆钉连接,为此建设部从木工组锅炉厂借调了不少资深铆工,非关键部位还是用了螺栓,主要是他们对材料质量没信心,用螺栓可以方便替换,而且省工时。

如此一来,基础打好之后,工程速度就很快了。从去年底开始,大桥便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在增长着,等到了今年,这座几乎耗尽了一年份钢材和优质水泥的国家级工程便正式完工了!

这个伟大的工程,不但将在交通运输中发挥重要的作用,也是一座壮丽的奇观,将东海国的工业实力**裸地展示了出来,对于一般东海居民和外来客人来说无异于神迹,给他们的心灵带去了深深的震撼。

它的建成,似乎也如同它本身牢固的根基和结构一般,象征着东海国在这片大地上的存在已经根深蒂固,不可动摇——呃,对于这个比喻,有些股东是很反感的,万一这豆腐渣工程塌了,岂不是说这国就要倒了?

不过中央大桥是几百年材料科学和力学理论的结晶,使用了成熟的设计和大量的安全冗余,再加上当前并没有什么重负载,所以安全系数其实是很高的。过个铁路列车什么的不算啥,唯一能考验它的,也就只有天灾了。

中央大桥更大的意义,是让铁路有了实用价值。

铁路虽然需要耗费大量钢铁,但综合算下来,修筑成本其实是比公路还要低的。而且在没有内燃机的现在,铁路运量要大大超过公路。当初陆平竭力给史若云推销铁路计划,差点就成了,结果最后可行性论证的时候,发现问题不在路本身,而在桥上——修建一段足够长的铁路,途中肯定会遇到河流,若是修不出足以承载铁路的大桥,那么铁路就只能被河流分割为断续的小段了,那样还怎么用?相比之下,公路虽然成本更高,但是低运力条件下,修些过马车的小桥很容易,实在不行用渡船把货物转运过去也很方便,比铁路更现实。所以千里路计划的主体还是公路,铁路只修了几段实验性质的。而现在中央大桥建成,证明建设部有了修建铁路桥的能力,这才使得更庞大的铁路计划有了实施的可能。

由于桥面高,所以两岸修建了长长的引桥以与大桥连接。这个引桥工程量也不小,但由于技术难度低,只需要堆土就行了,所以早早地就动用徭役和工程队给修好了。

现在,这列马拉列车就停在了引桥前,不知道是不是特意让乘客们真真切切观察一下这座奇观工程。不过时间一长,车厢内长吁短叹过后,情况也有些奇怪……怎么还不走?

引桥上,不断有行人和马车经过,只剩下这三节孤零零的列车停在前面,这是在干嘛?

沙正谊转头对车厢前方的列车员问道:“‘同志’,怎么不走了?”

列车员看了一眼外面,尴尬地说道:“前方正在穿牵引线,请稍等一下……哦,来了,很快就可以出发了!”

“牵引线?什么意思?”沙正谊一头雾水。

正在这时,东边突然传来了一声清脆的汽笛声,一下子把众人的目光吸引了过去。声音来处,一片黑烟升腾起来,很快散去,又换成青烟,还伴有轻微的有节律的响动声。

不久后,那边又响起了一声汽笛,列车员连忙解释道:“要动了,请各位注意坐稳了!”

话音刚落,车厢就往前一冲,动了起来。

事情回归了正轨,但现在车厢的运动感总觉得跟之前有些不一样,于是有人又向列车员问道:“这位小兄弟,你们这是弄啥咧?”

列车员面带职业性的微笑解释道:“引桥坡陡,马拉起来有些吃力,因此桥上设置了蒸汽缆车,可以把列车牵引上去。”

“蒸-汽-缆-车?那又是啥?”

列车员看来也不是第一次被问这个问题了,很快回答道:“蒸汽缆车就是我们的一种器械……水车您知道吧?就像那样,把绳子一圈圈卷起来,另一头连着列车,就牵动上去了。”

他这其实避重就轻了,但大概还是能让乘客们有了个能理解的思路,于是他们又啧啧称奇了起来。

不过简致倒是发现了什么,他转头对关志远问道:“关兄弟,这‘蒸汽缆车’,可是跟船上用的那种无帆自动的器械同类的物事?它们是说是要烧炭才动,但这是怎么动的呢?”

报纸上也有过对蒸汽机原理的介绍,不过语焉不详,再加上关志远也不是专业人士,对此其实不甚了了,只能照着一般说法大致讲解道:“是这样的,蒸汽机……是有个汽缸,对,汽缸,在里面烧水,烧水,壶盖……对了,煮水的时候,水汽会把壶盖顶开,大家都见过吧?蒸汽机就是利用这样的气力,让机器动起来的。”

他这含糊其辞地说了一遍,让简致很不满意。不过无所谓了,因为随着绳索的牵动,列车已经上到了平面之上,那台“蒸汽缆车”的真容也展现了出来。

这是一台好似立着的大缸的器械,顶上不断冒着烟,身上还连接着不少管路(其实这是锅炉,蒸汽机本体太小被他忽略了),附近有一个转动的绞轮,不断把绳子缠着收上去,列车应该就是被它带动的。

“原来如此,”简致装作看懂了,“还真是精妙啊!”

到了桥面上,前面的路就平坦了。工作人员解下牵引绳,然后马匹便牵引着三节车厢继续前行了。

高高的桥面上,景色也别有一番风味。居温瑜年纪不小,看了一眼外面便感觉头晕目眩,收回目光不敢再看,但沙正谊桅杆爬惯了,对高处的景色丝毫不怵,津津有味地看了起来。

大沽河两岸的土地一马平川,放眼望去尽是上好的农田,如此开阔的视野看过去实在是让人赏心悦目。而且河岸的另一侧,一座面积广大而有序的城市显现了出来。

在此起彼伏的惊呼声中,沙正谊连忙向同伴招呼道:“快看,那便是中央市八卦城了!”

宫文昌正在观察左侧的桥梁。到了桥上,他才发现这大桥并不完全是用铁材制成的,至少两侧这桥拱垂下来的这些梁柱,都是以粗方木为骨、外侧连接细铁条做成,只是统一漆了成黑色,看上去是一体的罢了。这让他心里稍安,看来即使是东海国,也无法处处用铁嘛。

他听到沙正谊的招呼,立刻回过头去,身边的几人也精神起来。

“哪里,快让我看看?”陈若风、简致大呼小叫站了起来,朝右边窗口挤了过去。“哦豁,还真是八卦啊!”

中央市第一期工程以半径500m的圆形中央广场为中心,在圆周外修建了八块功能区域,形如八卦,一直为人所津津乐道。身处其中,这种感受不太真切,一般得上了中央塔俯瞰下去才能窥其全貌。但现在有了高大的中央大桥,在桥上便能清楚地看到中央市的八卦形状,不得不说也是一种意料之外的人造景观。

如今第一期工程早已建完,城市开始向外扩展,半径1.5km的二期项目也接近占满,2.5km的三期项目正如火如荼,四期项目直接规划到了5km。之所以后来的是项目而不是工程,是因为这么大的城市项目已经不可能由市政独立完成了,只需做好规划,留出足够空间,把地块拍卖出去,由民间和社属企业自行建设便是,市政只需要修路和下水道就行了。

中央市从一片白地上建起来,一张白纸好作画,无需考虑历史遗留问题,可以以规整的几何图形来规划城市。因此虽然各区域的建筑风格各异、高矮不一,但从高处看去,整个城市却错落有致,分外规整,给人一种秩序的美感。

列车上,初次见识这种景色的游客们大呼小叫,不吝称颂之词,一个个只恨自己画技不佳,无法把这震撼的景象记录下来。

大桥东侧,一道铁路向东延伸,一直深入八卦城的北侧,看来那里就是他们的目的地了。

xiazaitxt

头像

未分类

草莓视频app在线看下载

何君峰正是凭借着,偶然的机缘,才一跃成为了掌门。 有了这样的经历。 他不会轻易放过,任何一个类似的机会。 何君 […]

Read More
未分类

2020聚合直播app软件下载

…… 几分钟后,纳兹戈林来到锻造室。 锻造大师萨鲁·钢怒听见有人走进了他的屋子,等他回头一看,发现纳兹戈林阴沉 […]

Read More
未分类

黄软件不用充vip的在线

钱塘沦陷,上虞沦陷,余姚沦陷,诸暨沦陷,山阴沦陷…… 然后是会稽全郡,再到临海郡、东阳郡,噩耗一个接一个传来, […]

Read More